推動學前教育向行政村延伸 立體幫扶建檔立卡貧困家庭學生 精心關愛特殊群體——教育扶貧助定西力拔窮根

來源:四川AG亚游集团教育谘詢有限公司  日期:2019-02-21 17:10:36

  地處六盤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的甘肅省定西市,是黃土高原上典型的苦瘠之地。自然的磨蝕在200多萬年來沉積於此的黃土層上刻下了墚峁縱橫、溝壑交錯的地貌,遇水易崩解的土壤肥力匱乏,稀少的降水更降低了多數農作物的產量和成活率。

  受累於惡劣的自然條件,自古就有“苦甲天下”之稱的定西,至今仍在與貧困鬥爭著。艱苦的環境也塑造了定西人骨子裏堅忍不拔的精神,憑著這股韌勁兒他們把擺脫貧困的路越走越寬。

  “咱們一塊兒努力,把日子越過越紅火。”2013年2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到定西市渭源縣元古堆村考察時這樣熱切地為當地幹部群眾加油鼓勁。

  平坦的馬路連起村裏的每一個角落,一排排寬敞的新房取代了低矮的土坯房,光伏食用菌產業園區在陽光下銀光閃閃……如今元古堆村早已舊貌換新顏,這也是定西近年來脫貧攻堅工作的一個縮影。

  扶貧先扶誌,扶貧必扶智。在定西的脫貧攻堅之路上,教育當仁不讓地承擔起了先行者的角色。

  從“人人有學上”到“人人上好學”

  平整寬敞的操場、窗明幾淨的三層教學樓、一應俱全的信息化教學設備……走進位於元古堆村的元古堆小學可以看到,這所村小的硬件水平已經不次於鎮上甚至城區的學校,然而僅僅幾年前這裏還和現在大不一樣。

  元古堆小學校長瓦永福介紹,學校原名下灘小學,2013年依據全村總體規劃搬入由上級政府和教育部門投資300多萬元興建的新校舍後,更名為元古堆小學。

  “以前教室是土房子,窗戶漏風,一到冬天特別冷。”在經過一番修葺,如今已經辟為村裏敬老院的元古堆小學舊址,老教師田永川回憶起學校2013年整體搬入新址之前的辦學條件。

  田永川指著學校裏的淨水設備告訴記者,搬入新址前學校沒有接入自來水,飲用水隻能靠師生輪流去300多米外的水源用桶接了往回抬。

  與校園一樣發生變化的還有學校的師資。過去,元古堆小學教師年齡普遍偏大、學曆偏低,音體美和英語課難以開齊;如今,學校7名教師中本科學曆的有5人、專科學曆兩人,各類課程都能開齊了。得益於定西從2018年開始推廣的“陽光課堂聯盟”,學生可以通過“班班通”與城區優質校共享教育資源。學校還加入了鎮上優質校西關小學組建的教育集團,教師參加集體教研、備課活動,縣裏和鎮上的教師也會定期送教。

  改善農村貧困地區辦學條件,實現由“人人有學上”到“人人上好學”是教育扶貧的一道必答題。

  為了答好這道必答題,定西市近年來在義務教育學校改薄和加強鄉村校教師隊伍建設方麵持續發力,當地大量像元古堆小學這樣的學校,無論辦學條件還是師資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2015年以來,定西先後投入21.9億元,改造建設義務教育薄弱校1544所,建設校舍81.1萬平方米,所有學校辦學條件都達到了國家“20條底線”標準。

  同時,為了讓鄉村教師下得去、留得住、教得好,定西下大氣力提高鄉村教師待遇,2016年以來共落實鄉村教師生活補助資金1.88億元,人均補助每月超過300元。

  記者采訪時看到,無論在元古堆小學還是不遠處半陰坡村的半陰坡小學,校園裏都能看到一排單獨圍起來的校舍,那是村裏的幼兒園。

  “過去沒條件,村裏很多家庭根本沒想過送孩子上幼兒園,想上也隻能去鎮上或者縣城,無形中又會增加家裏的負擔。”元古堆村村主任郭連兵說,現在村裏絕大部分適齡孩子都留在了本村的幼兒園。

  在甘肅全省大力推動學前教育向行政村延伸的背景下,2015—2018年渭源縣共投資6095萬元建成行政村幼兒園113所,鄉鎮公辦幼兒園實現了全覆蓋。定西全市的相應投入則達到4.5億元,改造建成行政村幼兒園858所,全市5萬多名農村幼兒入園難問題得到了徹底解決。目前,定西學前三年毛入園率達到96.5%,較2014年提高32.8個百分點。

  在提高學前教育普惠性的同時,定西進一步聚焦擴大優質園覆蓋麵,在2017年推出了一項新嚐試:學前教育集團化辦園。

  定西市教育局局長盛淑蘭介紹,學前教育集團化辦園的核心是優勢互補、以點帶麵,以公辦帶民辦、以強園帶弱園,最後形成師資相對均衡、數量相對穩定的學前教育集團。

  通過合作辦園,定西學前教育得到長足發展。目前全市成立了30個學前教育集團,有36所名園與227所薄弱園、民辦園建立了合作辦園模式,集團內幼兒園實現了園務管理共同規範、師資素質共同提高,保教質量全麵提升。

  “領導苦抓、社會苦幫、群眾苦幹”的“三苦”精神是定西人在脫貧攻堅征程上秉持的信念,定西教育人對此做了些許改造,形成了“政府苦抓、學校苦教、家長苦供、學生苦學”的“四苦”精神。無論學校辦學條件還是師資水平的提升,背後都需要大量真金白銀的投入,以下這組數字足以說明教育在定西人心中的分量:

  定西市統計局發布的數據顯示,2015—2017年,定西財政教育經費分別為40.26億元、45.9億元、48.24億元,與東部發達省份相比看似不多,但其占該市GDP的比例分別為12.93%、13.78%、13.9%,都在同期全國平均水平的3倍以上。

  “再窮,不能窮教育。”對這句耳熟能詳的話,定西用實際行動寫下了注釋。

  不讓一名學生因貧失學

  不久前,定西隴西縣條子溝村村民馬忠祥來到縣學生資助管理中心辦理了生源地信用助學貸款還款手續。說起幾年前辦理助學貸款的事,馬忠祥記憶猶新。當時,馬忠祥的兒子考上了大學,但學費卻無法湊齊,在縣學生資助管理中心幫助下貸來的1萬多元生源地信用助學貸款救了急。

  “家裏3個娃娃上學,要沒有助學貸款我真是想不到別的辦法。”馬忠祥說。

  作為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隴西每年有數千名學生申請國家助學貸款。2018年剛被評為全國學生資助工作推薦學習單位的隴西學生資助管理中心,當年為8710名貧困大學生辦理生源地貸款5404.46萬元,落實教育惠民政策資金1.21億元,惠及建檔立卡戶學生3.87萬人次。

  隴西學生資助管理中心主任成鵬介紹,10年來全縣共發放生源地信用助學貸款2.6億元,資助學生4.7萬人次;免除高職、高中、中職、學前等教育階段貧困學生學費6400萬元、9.3萬人次;發放貧困學生獎助學金1.06億元、18.3萬人次;通過社會捐贈資金1000萬元資助貧困學生4300人次。

  除了做到應貸盡貸,隴西還盡量簡化貸款手續,為學生和家長提供方便。“以往學生辦理貸款要打印8張紙,簽訂4份合同。2018年起,隻需簽訂一次電子合同。”成鵬說,現在貸款辦理實現了一站式服務,學生可以當日申請、當日辦理、當日簽約,建檔立卡戶、城鄉低保戶的學生可免除家庭經濟情況審核,“如今,助學貸款最快隻要兩分鍾就能辦下來”。

  173465,這是目前定西全市來自建檔立卡貧困家庭的學生人數,幫扶任務可謂艱巨。通過對建檔立卡貧困戶學生信息全麵摸排和統計,定西建立了脫貧台賬,根據不同情況進行精準對接和立體式幫扶,保證“脫貧不脫政策”。

  目前,定西已建立了從學前教育到高等教育各個學段全覆蓋的學生資助體係。僅2018年,定西全市就落實各類助學資金5.1億元,惠及家庭經濟困難學生39.7萬人次,建檔立卡貧困家庭沒有一名學生因貧困失學。

  國家從2012年起開始實施的麵向貧困地區招生專項計劃,也是定西幫助寒門學子接受優質教育的一項重要抓手。政策雖好,但也需要盡可能讓考生和家長知悉。對此,定西加大政策宣傳和解讀力度,鼓勵學生填報專項誌願。2015年以來,定西共有7000多名學子通過招生專項計劃考上大學。2017年以一封致清華大學的信感動億萬網友的定西學子魏祥,正是通過招生專項計劃被清華錄取。

  盡管沒有一名學生因貧困失學,但每學期開學之初,定西各級教育部門和義務教育階段各校都要準備迎接一場控輟保學攻堅戰。事實上,這對所有貧困地區來說都是一塊難啃的“硬骨頭”。

  輟學學生占接受義務教育學生總人數比例雖然很低,但每一個數字背後都關乎一個家庭的未來。保證學生接受義務教育“一個都不能少”,也是教育精準扶貧的題中之義。

  為了啃下“硬骨頭”,定西市政府每年與各區縣政府簽訂責任書。層層落實控輟保學責任,製定考核細則並按學年度進行考核。

  “學生聯係不上”“家長不配合”“學生找到了但卻不願返校”……如是種種情況都是控輟保學工作中常遇到的問題。每到這時,由學校領導、教師以及村、鎮幹部組成的勸返工作小組都要多次前往學生家,苦口婆心地反複向學生和家長講政策、說道理,有時候甚至要輾轉多地尋回在外打工的學生。

  在多方努力下,定西市2018年2月以來未按時報到的365名適齡少年兒童已經全部被勸返複學。

  嗬護特殊群體的教育夢

  渭源縣清源鎮星光學校教師薛卉琴有很多“孩子”——他們都是薛卉琴的學生,有的因為父母常年在外打工而成為留守兒童,也有的因為家庭遭逢變故而無依無靠,薛卉琴盡自己所能帶給這些學生家的溫暖。

  對每一名自己幫扶過的學生情況,薛卉琴都如數家珍。為了更好地幫扶困境學生,有著近25年教齡的薛卉琴主動放棄了在學區教研室的工作,重回農村學校教學一線。“能讓那些留守學生的眼睛不再迷茫,是我最開心的事。”薛卉琴說。

  作為勞務輸出大市,定西的農村留守兒童現象較為普遍,這也是一個容易陷入學業困境的群體。

  定西把留守兒童關愛和教育明確為教育扶貧的一項重要內容,先後製定下發多個文件,建立了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聯席會議製度,明確了各相關部門在關愛保護留守兒童中的責任。各縣區也都根據本地實際情況,製定了具體、細致的方案,構建起家庭、政府、學校、社會各負其責的關愛服務體係。

  針對全市8000多名農村留守兒童,定西均建立了完善的檔案資料,並在每學期初進行資料更新。為了給留守兒童創造更好的成長環境,定西全市建立了173個“留守兒童之家”。在“留守兒童之家”,留守兒童可以和父母打親情電話、視頻聊天,工作人員還會組織他們每天給父母發一條短信、每周通一次電話、每月手寫一封信,以此增進他們和父母的感情。每個“留守兒童之家”都像一個溫暖的大家庭,學校教師在這裏承擔起“愛心媽媽”的工作,和留守兒童結對幫扶,保證他們健康快樂成長。

  除了留守兒童,對殘疾兒童這個同樣需要關愛的特殊群體,定西也保持著足夠關注,努力保障他們受教育的權利。

  殘疾兒童的家庭往往麵臨因殘致貧等問題,盡可能創造條件讓殘疾兒童接受良好教育,不僅是一項民生課題,也是教育精準扶貧的重要舉措。

  2009年創辦的隴西特殊教育學校是一所被愛包裹的學校,別致的文化牆、磨掉尖角的窗台和課桌、詳細的學生成長檔案……走在隴西特教學校的校園,處處能感受到為學生在這裏更好成長而做出的精心設計。

  隴西特教學校校長賈文祥介紹,學校現有教師30多人,近200名學生多數患有不同程度的聽力障礙和智力障礙。學校采取寄宿製,為了照顧學生,教師除了進行日常教學還要輪流值班與學生同吃同住。此外,他們還要承擔對全縣數十名重度殘疾學生送教上門的工作。

  讓賈文祥感到欣慰的是,經過在特殊教育學校的學習,一部分學生畢業時已經能夠進入普通學校,很多不能繼續學業的學生也通過在校學習掌握了一技之長。

  像隴西特教學校這樣的學校在定西一共有6所,在校學生500多人。此外,定西還有700多名殘疾學生在普通學校隨班就讀,全市殘疾青少年入學率達89%。

  定西按照6000元的國家標準劃撥特教學校學生生均公用經費,並按照農村小學困難家庭寄宿生生活補助標準劃撥寄宿生生活補助。此外,殘疾學生全部享受“兩免一補”,特教學校和隨班就讀殘疾學生全部享受營養早餐補助政策。為了保障特教教師隊伍的整體素質,定西多數縣區已將特教教師津貼標準,從過去的占基本工資15%提高至30%。

  在賈文祥看來,辦特殊教育是“奢侈”的,由於學生情況特殊,各種教育資源的投入要比普通學校更多,特教學校的教師在教學和管理中也要付出更多心血。“但是,每名殘疾學生背後都可能是一個陷入困境的家庭,看著學生在這裏受教育成為自食其力的勞動者,他們背後一個個家庭的生活有所改觀,AG亚游集团再苦再累都是值得的。”賈文祥說。(本報記者 李澈 尹曉軍 衝碑忠 通訊員 白宏 王發寶)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AG亚游集团教育谘詢有限公司

爾雅潤育|幼兒園課程|幼兒園|爾雅|社會|社會性

總部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成華區萬科路9號(凱德廣場五號門)金庫二單元811-816

聯係電話:028-87966633 

郵編:610000 

蜀ICP備13028095號-2